欢迎来到“吉林福音时报”,在这里您可以浏览到吉林长春、吉林、四平、辽源、通化、白山、松原、白城、榆树、德惠、蛟河、桦甸、舒兰、磐石、公主岭、双辽、梅河口、吉安、临江、扶余、洮南、大安、延吉、图们、敦化、珲春、龙井、和龙等各市发生的最新资讯。

主页 > 新闻 > 【时讯】寻访塞罕坝六十年代第一批东林毕业生,听他们讲述当年的故事

【时讯】寻访塞罕坝六十年代第一批东林毕业生,听他们讲述当年的故事

来源:吉林福音时报作者:阙永春更新时间:2020-12-26 12:24:01 阅读:

本篇文章8066字,读完约20分钟

“五一”是工人的节日,正因为有工人,大地才充满活力。 正因为有工人,山区才种着树荫 从“天空苍茫,原野辽阔,风吹沙子荒凉”的沙地荒原,一直守护着京津的绿色长城。 从“一棵松”到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海飞鸟不栖,从黄沙遮蔽天到苍翠连绵,再到绿水……塞罕坝之所以成为“华北翡翠”,是因为几代工人矢志不渝的艰苦奋斗。 还是在荒废的1962年,作为以林科为特征的东北林业大学派遣了47名优秀的学子踏上了这片土地。 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写下属于塞罕坝的绿色奇迹,以艰苦奋斗的东林精神表现出无私的塞罕坝精神。 他们中有些人一生都扎根于这里,保护着这里的草丛。 他们中有些人辗转于其他林管局,为生态文明贡献微力 前几天,我校记者寻找了47名塞罕坝上的东林人足迹,拜访了一生没有离开塞罕坝的李信和妻子高瑞霞,在河北省林业厅从李兴源退休,在塞罕坝工作了20多年的吕秉臣,葛朝,第一位塞罕坝机械林场长刘文工,现在 “我个人很小,但在这个集团里,我做了件大事,东林人做了件大事。 吕秉臣的感叹不仅是东林人“把河山化妆成锦绣”的誓言,也是他们立足时代、磨练前进的行动的证明。 前进,目标塞罕坝是蒙汉混合语,意味着美丽的高峰,位于全国有名的旅游城市河北省承德市最北部,与内蒙古自治区相连,总面积近千平方公里。 300多年前,塞罕坝和周边地区也是草木蒜,出没着凶猛的鹿 清朝初期,康熙巡幸塞外看中了这片风水宝地,于公元1681年设立了“木兰围场”,使这里成为清王朝展示军事力量、训练官兵、威抚外藩的重要场所。 随着清王朝的没落,大批流民涌入,开垦荒地,使塞罕坝精神饱满 后来,经过军阀匪徒的掠夺,塞罕坝的森林消失了 塞罕坝的肃杀迫使风沙进入北京城,沙粒击中脸部而疼痛 20世纪60年代初,专家认为:“如果这个沙源不能停止,相当于站在屋顶上往院子里扬沙。” 1961年,为了解决风沙南入侵的难题,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总局副局长刘1961和专家们反复的论证认为,塞罕坝上种树,可以筑起绿色屏障,阻止风沙南入侵。 经过一年的计划设计,1962年塞罕坝机械林场正式成立 承德地区专署林业局长刘文工奉命担任第一任厂长 他就职前确定了机械林场的四项任务:人工栽培林木,培养和储备建立京津绿壁垒的优秀林业系统技术骨干和专业管理人才的机械化林场的经验总结,培养供全国宣传的中小径级用材料,促进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 祖国的需要是东林学子奋斗的目标,当国家的号召传到东林时,学生们沸腾了 一九五八级学生毕业时正好赶上水库建设 东林时任院长的刘成栋鼓励学生们为祖国的需要贡献自己的青春,把学校学到的知识运用到热烈的建设中 刘院长在典礼上的致辞,奠定了47名塞罕坝东林人的生命本色 “刘院长说,人在35岁之前一定要做点什么 之后,如果你来塞罕坝,我想你得照刘院长说的,在塞罕坝真的做点什么。 李桂生告诉家人上水库的决定,但受到强烈反对,比起环境不好的交通闭塞的塞罕坝,家人更希望他选择条件好的大城市,但李桂生几乎执拗地重复了最初的决定。 “我们这次的一百多人,只有六个政治家。 我是政治家啊。 必须积极响应国家的呼吁。 如果政治家害怕疲劳,那会是什么样的事业? ”。 刘文仕说,从1962年秋天到第二年春天,建设者们陆续来到塞罕坝,东北林学院、白城机械化林业学校、承德农业专科学校、国家林业局和承德当地抽取的技术人员和水库加上原来的员工,384人的建设团队就是这个 “这是塞罕坝机械林场的第一个班底,其中,只有东北林学院的47人是真正的学林本科毕业生,他们为塞罕坝的建设立下了功劳。 ”(作为厂长,刘文工一开始就对东林毕业生的专业背景寄予很大的期待。 困难是,比想象中更多的记者追随47名东林毕业生的脚步,以围场县为出发地前往塞罕坝机械林场 两地直线距离约60公里,实际车辆90公里,行驶时间约40分钟 中途,记者勉强适应了中耳内外气压不平衡带来的痛感,司机杨秋贵师傅解释说:“一到水库海拔上升了1000米以上,对气压变化敏感的人会感到不舒服。” 塞罕坝人的心脑血管发病率普遍较高,与此海拔变化有关 从1962年9月到第二年,47名东林毕业生前往塞罕坝时,不仅要适应海拔的变化,还要在泥石流路上颠簸。 他们不得不坐火车从哈尔滨经过北京后退到承德,坐汽车前往包围场,在记者花了40分钟走的沥青路上颠簸了8个多小时。 “围场县说是县城,条件太差了,满大街都是两层高的小楼,又小又坏。 我们称之为“鸟笼”。 ”(葛朝毕业后结婚生子,比同学们晚一年进了水库,他和妻子在围场县住了三天。 这是因为别人越来越有直觉的感觉。 那条凹凸不平的土路,夏天还能通行,冬天大雪封山,进出,必须在下雪前赶上 李兴源说:“之后,有一个在寒冷的时候上水库的女学生,早上从围栏出发的晚上,到了水库。 脸上沾着冰块,下车也冻哭了。 “刘文工让毕业生们定居在大唤起林场和阴河林场,这两个条件比较好,他想让大家有足够的时间适应环境。 一个月后,47名毕业生被分散配置到育苗、育儿、运输等各技术岗位 水库上的当地人保存了许多满族习俗,勤劳朴素,善良热情 东林毕业生在老乡眼里是一群漂亮有礼貌的学生,脏活累,老乡在眼里感到疼痛,经常给他们送山货和自制粉条。 “我们有纪律,不拿老百姓一针,但大众总是给我们送食物,我们一直没有收到。 有一次大队书记半开玩笑地说不耐烦,你的大学生怎么那么意外? “吕秉臣说,至今为止,老乡邀请他一起吃饭的真挚和热情,热情洋溢的农家饮食,朴素而黑色的笑容,迅速缩短了东林人和老乡的距离。 1962年,高瑞霞介绍认识了李信,她一眼就看中了这个高大英俊的大学生,感情迅速高涨,同年年底两个人组建了家庭。 “李信去东北调种子,我一个人在家带孩子 水库雪厚,有一次孩子掉在雪坑里冻僵了,终于挣了,回家抱着我的大腿哭了 “下大雪那天上山砍树,坐在地上拉锯,下山毡就结冰了。 据高瑞霞介绍,作为一家人,女性们除了做家务、养育孩子之外,还和其他人一样参与林业劳动、人工造林、苗圃作业、树木育儿,这些艰苦的生活到处都有家人们的身影。 葛朝比同学们晚一年上了水库,但比别人多了担心和担心。 水库的条件不能使妻子放心哺乳期,他们不得不把还在吃奶的孩子交给老母照顾。 1964年,葛晨的第二个孩子在水库出生。 由于营养不足,奶水不足,他去老乡家买了冻结的牛奶坨,回家融化过滤煮,供给打嗝。 “其中两个人很矮。 小时候营养跟不上,真的很对不起孩子。 “说到孩子,葛先生早上内疚地低下了头 李桂生1964年被调到东北林区,和他一样陆续被调到的是几个同学,在水库的时间很短,但经历的困难环境一致 李桂生在总公司工厂负责造林设计,有时考察地比较远,他们坐牛车铺被子、粮食和锅,在考察地住宿 塞罕坝的野兽很多,吃饭的时候经常发现房梁上躺着蛇,但比“和蛇吃饭”更可怕的是遇到了狼。 有一次吕秉臣骑马去总部,一只狼挡住了离他200米的路中间 吕秉臣所在的冷水田,位置偏僻,饲养的羊曾被狼群袭击用血清洗,造成巨大损失。 他没有遇到过狼的正面,但他理解狼的习惯,他挺直身体,大声斥责,挥鞭发出刺耳的声音,狼虎视眈眈地后退,直到一个人只离开四五十米的时候才逃走。 47名东林毕业生的事务所各不相同,很多地方交通不便。 因为除此之外,他们的交流不能频繁地说 在葛朝总公司工厂工作时,他家也成了东林人的聚会场所 有一次,他试图用高压锅炖牛肉土豆招待来工厂工作的同学。 “嘴贱,没等压力释放就打开了锅盖。 那肉汤和土豆溢出来了。 捡起来用水涮一涮,放进锅里再次炖。 在接受采访的东林毕业生中,葛朝是接触领域最多的人,围绕林业从事过政治事业,植树造林设计,建设道路,进行计划财务事业,担任过林产业经营管理者 这个黑龙江人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塞罕坝和河北省林业事业,退休后留在了石家庄市 1969年,林场遭受雨凪灾害,树弯曲或折断 打扫受灾林地后,折断的树木困扰塞罕坝人,这些树木不成材,但可以作为附加生产值来利用。 在这样的背景下,葛晨从造林设计技术人员的岗位调到木材加工厂担任厂长,生产缝纫机用的卷线轴芯,工厂的建设、生产、运输、销售都由自己控制,自负盈亏,工厂几十号员工的工资,都由他一个人掌舵 木材厂的起步阶段非常困难,葛朝还有点听话,说学林的人做生产经营一定不行,不长不准 这些闲话,他咬牙切齿,无权听 工厂里没有专职的电工和维修员。 工厂的电线是他自己带人架设的,马达坏了,自己修理。 刀具钝了,自己磨! 事故在葛早上的拇指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疤,另一个事故差点危及葛早上的生命 那是修理机床的时候,一个惯性轴碎了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朝葛晨飞来,他本能地向一边闪身,惯性轴擦着他的头发丝打在对面的墙上,随着“咚”的一声,墙面被打了个深洞。 “当时确实吓了一跳。 如果我不早点躲起来,这就落在头上,那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相隔几十年的时间,葛晨说起这件事还心悸 葛朝带着东林人特有的执行,以自己的正直、严格,木材加工厂的年利润达到了8000元,这在20世纪70年代是不小的数字 在几乎相同的历史时期,李兴源也遇到了和葛清晨一样的困境。 当时他工厂的锅炉是前苏联进口的,对应的是5000卡以上的高质量煤,用土来说这个锅炉“只吃细粮”,但现实中水库里没有高质量的煤,但是为了换煤,废弃锅炉的话, 李兴源左思右想,想出了一个简单的处理方法,即通过喷泉提高燃烧率,利用水泵继续定量喷水,避免进口锅炉“挑食” 由于从抽水到喷泉的过程持续,李兴源又经过了一系列实验和论证,经济上迅速地处理了难题 面对挑战,东林人从未退缩过 事业困难,东林人长风破浪 塞罕坝锻炼了青少年,使他们成为不怕压力的林业工作者 东林人把塞罕坝改造成森林茂盛的水草丰富的绿色明珠 技术,东林人首先要做标准行恢复塞罕坝的生态,种树是第一步 在建设初期,造林的苗木都是外来收集的,但长途运输不使苗木脱水,大幅度降低造林的成活率,作为水库中唯一的本科生,东林人不仅是技术人员,还筛选种子,当地育苗,研究各树种的生长适应状况,在水库里树木 他们在实践中发明的“全光育苗法”可以防止苗木的集体抵抗,防止恶劣天气的破坏 采购种子的工作很辛苦,包括葛朝、李信在内的很多东林毕业生参加了去地方采购种子的工作 1966年前后,水库上的一块土地上栽培落叶松没有成功。 葛朝,奉此命令在黑龙江省收集樟子松种子。 当时树种受到国家的限制和保护,不能在市场上购买。 他想了想,把想法撞到在黑龙江省林业厅工作的同学头上,硬着头皮每天去林业厅软磨硬泡,人上班他就进去了,人下班他一个月后离开了,才9斤。 有了种子,育苗工作正式开始 育苗是让塞罕坝人最烦恼的事业之一,在幼苗出苗和天气变化的时间段,必须不眠不休地照顾气象和幼苗,任一环节的失误,都会导致全局失败。 各部门的技术人员大部分由东林毕业生负责 在建筑工地一开始,塞罕坝的无霜期平均为52天,必须掌握初春播种的时机,必须保证幼苗有足够的生长期来对抗严冬,同时不得出现幼苗,冻死了 春播的理想状态是气温正好,种子也正好到达裂缝不发芽的状态 可以说没有一个技术人员能在春季广播的前夕睡一晚 如果观测到气温上升很快,种子状态还不充分,就必须加热炕,促使种子早点从睡眠中醒来。 如果气温还低,观测到种子发芽的征兆,就有必要降低环境温度,延迟发芽时间 种土也是一项技术工作,东林毕业生们特意向有经验的林业工作者学习过。 拿着筛子刷土的时候还有一个战术。 “大摇大摆,轻轻地移动小步”,是因为涂土又薄又均匀,防风又暖和,不限制苗木发芽的生长。 到这里来,技术人员喘不过气来。 他们必须随时注意温度变化。 如果第一天晚上温度下降到2℃,表示第二天的霜就要来了。 工程师点燃烟雾,散发水蒸气。 全光育苗法是在这样严峻的环境中摸索出来的 “在学校学的是背阴育苗,实务上确实背阴育苗出苗率高,但苗木变得脆弱,不能忍受风雪,生长不好,存活率低。 在以往的林科指导性教材中,落叶松是阳性树种,在幼苗期无法承受高温和阳光直射,一般使用背阴育苗法,但塞罕坝的高寒气候使背阴育苗法陷入死胡同 李兴源决定了相反的道路,育苗期使用全光,经过多次试验,全光育苗的落叶松苗木反而繁荣,可以适应低温干燥的自然环境。 这也是国内第一次在高寒地区全光育苗成功,经过三四年大胆的实验和慎重的验证,全光育苗法得到了全面宣传。 在实际事业中,李兴源发现,育苗期落叶松不怕低温,只要保证足够的密度,就可以防止苗木的集体抵抗,防止恶劣天气的破坏,不需要追加保温事业,可以大幅节约人力物资。 这样,通过早春播种、夏秋管理、冬雪藏,东林技术人员培育的幼苗植株结实 “侧根发达的苗木,我们叫“包禄”胡子,那样生长都是好苗。 (李兴源告诉记者,包禄也是东林毕业生,留着胡子,所以被淘气的同学们形容为侧根发达的一等苗木。 塞罕坝落叶松苗木高度与地径之比在70倍以下,上面像矮胖子,苗株短粗,下面像胡子,根发达。 这种才能被称为一等苗,这个标准比林业部高得多,要达到这样极高的标准,技术人员们科研难关的实力和辛勤的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对塞罕坝的东林人来说,我们的职务被称为技术人员,但不能仅仅是技术。 技术人员不仅要掌握技术要领和时间节点,而且在工作时,首先要有标准的行为,要根据技术人员的标准要求别人的工程质量 “那是技术人员吗? 技术人员只需要管理技术。 我们必须管理技术和工作。 另外,你必须做得好,做得好。 ”。 说到这往事,李兴源和吕秉臣的自嘲有波澜壮阔的骄傲 保护、防火防虫保护绿海塞罕坝森林多为人工针叶树林,林下、路边青蒿素茂盛,可燃物多 另外,水库风大,森林连续分布,一旦发生火灾,容易发生“火灾连续营地”,结果不难想象 防火是林场工作中的重要因素 50年来,塞罕坝的零事故不是零火情,而是由严格的员工在火情及时萌芽之前消灭的 水库火种的来源主要是当地人吸烟、烤干粮食和外来游客带来的火种 随着近年来旅游资源的开发,每年来此旅游的游客达到100万人,依然有迅速增加的趋势 游客扔在手边的烟头有可能发生无法挽回的山林火灾,所以必须杜绝这种可能性。 这里禁止吸烟,禁止携带火种,但这依然不能保证万全。 在没有下雪前的初冬季节,塞罕坝还处于防火的重要时期,假日不休息,不仅森林保护者的任务很重,相关人员也要承担巡逻山的防火任务 这时,坐着车进入塞罕坝的人看到路边的森林保护者来了,拉起“嘘”的显眼三角旗,上面可以清楚地识别出“森林保护”的字,可以看到这样的展旗每隔几百米重复一次的警告场面。 刘文工、李兴源、李信等管理者制定和参与过防火火灾工作的制度规范,当时已经确立了“快打、小打、打”的森林防火和救助目的。 第一位厂长骑马巡逻森林保护者的工作状况,时代迅速发展,20世纪90年代,塞罕坝了望台结束“方向盘”,使用无线通信设备,几年前实现了4g信号的覆盖,为森林防火和火灾开发了app 随着技术的更新,管理手段更先进,但“森林防火防人,管理人”的中心思想不变 “我们很多基本的管理制度、森林防火、森林经营的制度一如既往,很科学,这些都是第一代建设者留下的。 ”现任机械厂副厂长张向忠说 除了防火期,还有防虫期 保护区里基是人工林,树种单一,害虫泛滥,后果非常严重 四月是松毛虫爬树的季节,那时甚至能听到虫子咬树叶的沙沙作响 此时,要密切注意发生场所、面积、虫口密度等,发生虫灾后,立即投入灭火 20世纪80年代,塞罕坝实现了飞机大面积的药物散布,但为了正确散布场所,必须人工举旗标注场所。 “不同颜色的旗帜代表的意思不同。 我得坐在飞机上看着旗帜喷洒药。 现在,如果有卫星导航,只要移动手指就能明确散布范围,不再需要人工降旗 (李信负责森林保护防火事业时,卫星导航技术没有实际应用于林业事业,他对科技进步带来的一些变化感到感慨和遗憾。 李兴源在松毛虫泛滥的季节,所有人都高度警戒,但意外地发现虫子大量死亡,虫子尸体堆积成山,这些死虫子被送到北京的科研机构,经鉴定,有病毒送命给了松毛虫。 一只害虫,一个火种可以破坏一切辛苦的成果。 不仅谨慎,而且不够。 热爱生活的好奇心,上帝的想象力,以及勇敢尝试的行动力是必要的。 这些是东林的毕业生们不缺的 大雪封山的季节几乎没有虫害和火灾的危险,但有一年冬天,李兴源才注意到活樟树松的幼树遭到老鼠的袭击,老鼠咬了树皮,从远处什么也看不见,拨开积雪发现雪下的树皮被咬干净了。 在万物竞相竞争的季节到来之前,被树皮咬过的樟子松不能迎来春天 这是为什么? 你知道老鼠咬树皮躲着人吗? 技术人员反复研究查明了原因,老鼠害怕的是塞罕坝冬天的极低气温,对积雪有保温作用,老鼠躲在雪中,比暴露在空气体中暖和得多 找出原因,问题很容易处理。 林业工作者们人为挖掘积雪,在林地设置隔离带,老鼠怕冷,不能钻积雪,因此樟子松幼苗安全地度过了寒冷的冬天。 同样,兔子也是落叶松幼树的威胁 “兔子咬落叶松的树梢,割得比镰刀好,被兔子咬了,幼树不能生长了。 (李兴源,要对付兔子,只能发动大众的力量,所以请爬上水库安置兔子。 兔子的毛皮也可以用来加热衣服。 大众积极性很高,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兔子的数量终于被水库控制了。 理想情况下,稳步前进成为现实的塞罕坝,每年向京津地区输送净水1.37亿立方米,释放氧气55万吨,成为保护京津的重要生态屏障 在机械林场副厂长张向忠的电脑上,十几g的资源被塞罕坝美图占有 他骄傲地指着电脑屏幕说。 “看,这就是塞罕坝,有四季不同的景色。 张向忠说,塞罕坝的森林旅行事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 1983年塞罕坝林场转向以营林为主、植树造林为辅的新阶段,开始探索许多经营之路,把森林旅游的迅速发展作为二次创业的支柱产业。 1993年5月,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建成,1999年6月,塞罕坝森林旅游开发企业诞生 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的年入园人数从2001年的9万人增加到现在的60万人,年旅行的直接收入从以往的104万元增加到现在的6200万元以上 到目前为止,公园累计接待中外游客520多万人,直接经济效益近4亿元,年均纳税700万元,每年为社会提供就业岗位2.5万个,累计社会综合效益近30亿元,大力发展景区周边乡村旅游和县域经济 这几年游客人数和经济效益像雪人一样越来越大,但任何事业的起步阶段都很困难 “1983年是塞罕坝森林经营的第一阶段,当时的总负责人是东林毕业生李信,沿袭了森林经营的迅速发展方向、步骤、依然是当时制定的计划,非常积极。 东林毕业生对塞罕坝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这种影响至今还存在 “桃李不说,下自成蹊 包括李信的儿子李大林在内的很多东林毕业生的子女,把建设塞罕坝作为终身奋斗的理想,把东林精神牢牢扎根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这就是东林和塞罕坝的深厚纽带 塞罕坝也从未忘记这些东林人 38岁的杨秋贵是塞罕坝的普通司机,谈话中偶然夹着林业用语,他对脚下的这片土地的理解和爱情,给记者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他说:“如果没有第一代优秀的学生,今天的塞罕坝和我可能都没有。” 赛汉坝机械林场副厂长张向忠说:“东北林大是全国有名的林业大学,有专业基础,建设初期植树造林成功,与高学历者充实是必不可少的。” ”。 塞罕坝机械林场森林旅游开发企业工会主席朱新说:“如果没有东北林大的47人,可以说没有塞罕坝的今天。” 现年91岁的第一代塞罕坝机械林场长刘文仕说:“东北林学院毕业生上水库后,跳进技术岗位的都是‘担大梁’的人,他们为塞罕坝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吕秉臣含着眼泪叹息。 “我个人很小,但在这个集团里,我做了件大事。 他把旧照片所有年轻的脸和照片背后的故事介绍给记者,哪个青春笔直增长的身影,现在已经进入了老年,但他们在塞罕坝奋斗的青春故事并没有褪色。 他们在东林人艰苦奋斗中对塞罕坝精神表现出最生动的脚注,成为耕种新一代林业人山海林田,形成美丽中国的动力。

标题:【时讯】寻访塞罕坝六十年代第一批东林毕业生,听他们讲述当年的故事

地址:http://www.huarenwang.vip/new/20181024/11.html

免责声明:吉林福音时报致力于让您的生活多姿多彩,为广大用户提供丰富的吉林今日头条新闻,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吉林福音时报的小编将予以删除。

吉林福音时报介绍

吉林福音时报立足本地,服务市民,是吉林省内比较知名的互联网媒体传播媒体之一,专业的编辑、记者团队为网民提供新鲜、真实、有用的新闻资讯。在吉林福音时报不仅可以看到最快最全的长春新闻资讯和生活信息,还将要闻、焦点、社会、民生、财经、房产、汽车、教育、健康、旅游等一网打尽。特色鲜明、内容丰厚的吉林新闻网让您的视野丰富多彩,让您的生活更加便利。